举杯,敬那孕育顶级产区的一川江水

[db:摘要]

winebeta.com 更多酒知识。

纵观世界知名的葡萄酒产区,我们不难发现,它们大多数有一个共同点,即有河流从中蜿蜒而过。今天,红酒世界为你盘点那些河流造就的知名产区。

ABSTRACT:
Looking around famous wine regions in the world, it is easy to find that rivers make great wine regions. Let’s have a look at these regions.

水是生命之源,人类的生存和延续都离不开水的滋养。自古以来,人类就懂得择水而居、沿河而栖的生存方式,对于葡萄种植来说亦是如此。纵观世界知名的葡萄酒产区,我们不难发现,它们大多数有一个共同点,即有河流从中蜿蜒而过。

在波尔多的梅多克(Medoc)地区有一句老话:能够看见河流的葡萄园坐拥上乘风土。当我们谈及风土一词时,往往首先想到的是降水、地形、海拔、阳光和土壤等因素,但河流在其中也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

德国摩泽尔产区(图片来源:www.germanwines.de

1. 天然空调。水的比热容较大,即在同样受热或遇冷的情况下,水的温度变化较小,所以河流对周围葡萄园的气温能起到显著的调节作用,降低其遭遇极端天气的风险及危害。

2. 阳光反射镜。在纬度较高或气候凉爽的产区,种植者通常会选择面向河流的坡地种植葡萄,使葡萄园能够最大受益于河面的阳光反射作用,以促进葡萄成熟。

3. 土壤构造者。在河流长时间冲刷下,多种类型的土壤最终沉积在某一地区,形成适宜葡萄生长的优质土壤层。

4. 天然加湿器。在特定产区,河流形成的晨雾和湿气会笼罩着葡萄园,而贵腐菌(Noble Rot)只有在潮湿多雾的早晨和晴朗干燥的午后才能最好地作用于成熟的葡萄果实。

5. 水源供给。在气候干燥炎热的产区,降雨不足时河流可以为葡萄藤提供水分,但必须严格按照当地的法律法规使用既定的灌溉方式。

6. 对外窗口。在陆运不发达的年代,河流和海洋成为世界各地贸易往来的载体。早在1152年,波尔多美酒就开始通过吉伦特河(Gironde)出口至英国,这极大促进了该产区的蓬勃发展。

每个河流流经的产区可能受益于上述提到的一个或多个功能,而其中的部分产区在长时间的发展中成为了世界知名的葡萄酒产区。

1. 吉伦特河、多尔多涅河(Dordogne)及加龙河(Garonne

优质产区:波尔多

在美酒之乡波尔多,加龙河与多尔多涅河交汇形成吉伦特河,缓缓流入大西洋。这三条河流将波尔多产区分成了三部分,即左岸、右岸和两海之间(Entre-Deux-Mers),滋养着一片片葡萄园。

吉伦特河与雄狮酒庄的葡萄园(图片来源:www.domaines-delon.com)

加龙河源起比利牛斯山脉(Pyrenees),多尔多涅河则源自中央高原(Massif Central)的山区,经过数百万年的冲刷,这些山区的岩石逐渐被侵蚀成小砾石,经河流携带并在波尔多,尤其是在左岸产区沉积下来,成就了如今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生长的乐土,孕育了诸多强劲饱满的美酒。右岸产区的土壤则以由古代海洋生物遗骸、沙土和泥土共同演变而来的石灰岩和黏土为主。梅洛(Merlot)在此大展身手,自成一派优雅细腻之风。

葡萄园中的砾石土壤(图片来源:www.cantemerle.com

这三条河流共同扮演的另一重要角色是天然空调。它们可以形成独特的微气候,缓解夏季的高温或冬季的恶劣天气,降低葡萄园受到霜冻袭击的风险。葡萄园距离河流越近,就越能从中受益。可以说,该产区得以奏响风格各异的波尔多混酿(Bordeaux Blend)交响曲,这三条河流功不可没。

2. 卢瓦尔河(Loire

优质产区:卢瓦尔河谷(Loire Valley

卢瓦尔河是法国最长的河流,全长约1,020千米。而卢瓦尔河谷的葡萄园主要位于该河流汇入大西洋前的几百千米流域内,自西向东可大致分为4个子产区:南特(Nantais)、安茹索米尔(Anjou-Saumur)、都兰(Touraine)和中央产区(Centre Loire)。它们受到不同气候的影响,最靠内陆的中央产区为大陆性气候,沿海的南特产区则为海洋性气候,但整体气候凉爽。当地的葡萄农会选择在面对河流的坡地种植葡萄,以充分利用直射太阳光以及反射自河面的阳光。

卢瓦尔河谷(图片来源:www.vinsvaldeloire.fr)

卢瓦尔河谷是法国第三大产区,葡萄种植和酿酒史悠久,其此起彼伏的精美城堡和葡萄园令人目不暇接,因而有着法国花园的美誉。由于面积之广,卢瓦尔河及其支流为各个子产区的葡萄园带来了不同的微气候,促成了该地区葡萄酒的多样性。

其中,中央产区的桑塞尔(Sancerre)和普伊富美(Pouilly-Fume)以酸度脆爽、芬芳馥郁的长相思(Sauvignon Blanc)干白闻名;都兰产区的武弗雷(Vouvray)盛产风格各异的白诗南(Chenin Blanc)美酒;索米尔(Saumur)产区是起泡酒和桃红葡萄酒的国度;南特的慕斯卡德(Muscadet)则以勃艮第香瓜(Melon de Bourgogne)干白为代表。

来自普伊-富美的达高诺酒庄丝莱克白葡萄酒(点击图片即可跳转购买)

3. 杜埃罗河(Duero/杜罗河(Douro

杜埃罗河(在葡萄牙境内流域被称为杜罗河)是伊比利亚半岛(Iberian Peninsula)的第三长河流,起源于西班牙里奥哈(Rioja)南面的山脉,流经西班牙中北部和葡萄牙,最终汇入大西洋。这条全长897千米的河流滋养了多个葡萄酒风格各异的产区,其中又数以下两个产区尤为经典。

优质产区:杜埃罗河岸(Ribera del Duero

杜埃罗河岸坐落在西班牙中部高原地区,其葡萄园的海拔介于750-1,000米之间,沿杜埃罗河绵延约112千米。受周围山脉的阻挡作用,加之地势较高,该产区无法受到海洋的影响,气候为大陆性气候,夏季炎热干燥,冬季则十分寒冷。不过,其葡萄生长季白天高温,阳光充足,而夜间气温在河谷和高海拔的影响下降至较低,这有利于葡萄积累风味物质并保留活泼的酸度。此外,杜埃罗河提供了葡萄生长所需的水源,有效地缓解了气候干旱所带来的影响。

杜埃罗河岸(图片来源:riberadelduero.es

杜埃罗河岸于1982年成为西班牙的DO产区,以种植该国最具代表性的品种——丹魄(Tempranillo,当地称其为Tinto Fino)为主。这一红葡萄品种早熟、果实小且果皮偏厚,能够很好地适应当地的生长环境,酿成的葡萄酒颜色深,单宁充沛,散发着红果、烟草和香料等复杂的香气,陈年潜力优秀。值得一提的是,该产区虽不及里奥哈那般耀眼,但坐拥有着西班牙酒王之称的贝加西西里亚酒庄(Bodegas Vega-Sicilia)和平古斯酒庄(Dominio de Pingus)等多座名庄。

2019米其林指南(广州)发布晚宴指定用酒:2009年蒙特拜伦酒庄布兰格尔园红葡萄酒(点击图片即可跳转购买)

优质产区:杜罗河(Douro)产区

在葡萄牙与西班牙接壤的地区,杜罗河还孕育了一个世界知名的波特酒(Port)产区。波特酒在上游的葡萄种植区酿制完成后会被运送至下游气候凉爽的港口城市加亚新城(Vila Nova de Gaia)进行熟化和销售。在陆运交通不发达的年代,杜罗河一直是这一传统的重要载体,直到1887年河流沿线铁路建成,它的地位才被逐渐取代。杜罗河谷(Douro Valley)两岸为陡峭的山坡,土壤以片岩为主,种植者可以根据不同的朝向和风土条件来种植最适宜的品种。

杜罗河产区(图片来源:www.winesofportugal.info

波特酒是一种加强酒,酿酒师会在发酵时添加酒精度极高的白兰地(Brandy)以终止发酵,从而获得酒精度为19-22% abv的甜型酒液。按照颜色及陈酿方式等的不同,波特酒可以分为多种类型。其中最昂贵、品质最精良的要数年份波特酒(Vintage Port),它由单一年份的最优质葡萄酿造而成,平均每10年仅酿造3次,酒液色泽深浓,口感饱满,陈年潜力极强。

4. 摩泽尔河(Mosel

优质产区:摩泽尔(Mosel

源于法国孚日山脉(Vosges),在德国境内蜿蜒两百余千米,最终汇入莱茵河(Rhine),摩泽尔河造就了一个举世瞩目的雷司令(Riesling)产区——摩泽尔。由于纬度较高,摩泽尔整体为凉爽的大陆性气候。但产区内地形独特,优质的葡萄园主要分布于摩泽尔河及其支流沿岸陡峭的斜坡之上,可受到河面的阳光反射,且当地的板岩(Slate)土壤具有良好的储热性能,两者为葡萄藤生长提供了充足热量。朝南的葡萄园还能够最大程度地受到阳光直射,条件最为优渥。此外,水流引起的良好空气流动还可防止葡萄园受霜冻侵袭。

摩泽尔知名葡萄园——乌兹格园(图片来源:markusmolitor.com)

摩泽尔是德国目前仅有的13个法定葡萄酒产区之一,出产的雷司令葡萄酒极具辨识度:酒体偏轻,酒精度较低,酸度清爽,并往往伴有鲜明的花香和矿物质气息,陈年后可发展出迷人的蜂蜜、烤面包以及该品种标志性的汽油香气。该产区内名庄林立,包括伊贡米勒(Weingut Egon Muller-Scharzhof)、露森酒庄(Dr. Loosen)和玛斯莫丽酒庄(Markus Molitor)等。

2016年玛斯莫丽酒庄日冕园雷司令精选白葡萄酒(点击图片即可跳转购买)

5. 波多克河(Bodrog)及蒂萨河(Tisza

优质产区:托卡伊(Tokaj

位于匈牙利东北部的托卡伊长期享有酿造优质贵腐甜白葡萄酒的盛名,流经该产区的波多克河、蒂萨河及其支流使葡萄园晨雾弥漫,而潮湿的环境正是滋生贵腐菌的摇篮。贵腐菌在成熟葡萄的表面制造出小孔,随后午后的阳光驱散晨雾,葡萄中的水分也被蒸发,果实干瘪从而酸度、糖分和风味物质得以浓缩,最终造就顶级贵腐酒托卡伊阿苏(Tokaji Aszu)和托卡伊精华(Tokaji Eszencia)。

波多克河及蒂萨河交汇处(图片来源:www.royal-tokaji.com

托卡伊之酒从不缺名人雅士的赞美,在18世纪初便获得法国国王路易十四酒中之王,王者之酒的盛赞。阿苏贵腐酒呈深琥珀色,香气浓郁复杂,带有橘子酱、蜂蜜和杏子的风味,兼具甜美口感和脆爽酸度,令人回味无穷。托卡伊精华则由贵腐葡萄的自流汁酿造而成,有着惊人的饱满度和集中度,物稀且昂贵。

感染了贵腐菌的葡萄(图片来源:disznoko.hu

同理,让我们的视线再次回到波尔多,加龙河与锡龙河(Ciron)在交汇之时因温度差产生了浓厚的雾气,促成了另一个极负盛名的顶级贵腐甜白产区——苏玳(Sauternes)。

除上述产区外,马恩河(Marne)孕育的香槟(Champagne)子产区马恩河谷(Vallee de la Marne)、沿着罗纳河(Rhone)自北向南延绵的罗纳河谷(Rhone Valley)以及埃布罗河(Ebro)流淌而过的里奥哈皆是佳酿层出的知名产区,可以说,是河流成就了这些美酒之地。因此,当我们举杯以美酒庆贺或细细品饮佳酿时,别忘了感激孕育这些产区的那一条条母亲河(文/Perr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