堡林爵香槟爱好者需了解的10段故事

[db:摘要]

winebeta.com 更多酒知识。

堡林爵是香槟核心产区中为数不多的只采用产自马恩河(Marne)的葡萄来酿酒的酒庄之一。您对它的了解有多少呢?通过10段小故事,一起看看吧。

1、一段家族故事

堡林爵香槟始创于1829年,其品牌创始人是阿哲娜瑟•路易斯•爱美侬•亨内(Athanase Louis Emmannuel Hennequin),又称维勒蒙伯爵。后由酿酒师保罗•勒诺丹(Paul Levieux Renaudin),和商人雅克•堡林爵(Jacques Bollinger)共同创办。在当时,法国贵族并不愿意将自己的名字与企业活动联系起来,因此这家酒庄最初的命名为“Renaudin Bollinger”。

1837年,雅克•堡林爵与维勒蒙伯爵的女儿结婚,在伯爵驾鹤归西后便继承了该酒庄。1854年,勒诺丹也逝世了,因其无后嗣,所以堡林爵成为酒庄唯一的主人。随后,公司更名为法国雅克堡林爵(Societe Jacques Bollinger)。发展至今,酒庄一直为其家族所拥有。

2、巅峰时遭遇窘境

堡林爵的第一酿酒师马蒂厄•考夫曼(Matthieu Kauffmann)于今年4月辞职。他的职位由前技术部总监吉乐斯•德斯戈特(Gilles Descotes)取代。据悉,在德斯戈特被赋予能够决策堡林爵的酿酒技术后,这两人的关系已经出现了破裂。

《顶级香槟全书》的作者爱德华兹(Michael Edwards)称,考夫曼的离职是“一笔巨大的损失,但稍微敏感一些是可以避免的。”然而,他又补充说:“吉乐斯•德斯戈特将会在工作中迅速成长起来的。”

3、莉莉传奇

香槟贸易一直以来都是男权当道。然而,一些与此有关的最成功的案例却是由一位接手她已故丈夫生意的女子完成的。这位遗孀便是莉莉•堡林爵(Lily Bollinger),1899年出生于法国都兰(Touraine)。作为苏格兰后裔,她是备受争议的经济学家约翰•劳(John Law)——被路易十五任命为财政部主管的侄女。

图片来源:Champagne Bollinger 

1923年,莉莉和雅克•堡林爵结婚。在堡林爵逝世后的18年,依照他的指示,她通过专注葡萄酒的品质来扩大酒庄的知名度和市场占有率。

当然,她还因为她的格言而为人所熟知,“快乐或悲伤时,我只喝香槟;感到孤独时,我也会喝香槟;与人为伴时,香槟是我必选;不饿时,我会细细品味;饿了,我也会用心地品尝;除非我渴了,否则我从不接触其它的饮品。”

4、桃红香槟——棘手的困境

20世纪60年代,当桃红香槟开始流行时,成为妓院的首选酒款。于是,莉莉再也不想生产桃红香槟。她的立场如此坚定,直到2007年,酒庄才发行了它的第一支堡林爵桃红香槟。经销商的压力是说服堡林爵违抗莉莉意愿的决定因素。不同于酒庄其他酒款的是,堡林爵桃红香槟具有更加女性化及活泼的风格,它的市场占有份额一直在稳步地增长。

5、偏爱黑皮诺

堡林爵是香槟核心产区中为数不多的只采用产自马恩河(Marne)的葡萄来酿酒的酒庄之一。其85%的葡萄都是来自一级或列级葡萄园,其中有164公顷的葡萄藤都是堡林爵酒庄所拥有的。酒庄致力于投资和研究黑皮诺,以找到最适合他们葡萄园的克隆品种。到目前为止,他们已经确定克隆386(又名“pinot moret”)。它已运用在堡林爵酒庄大多数的黑皮诺酒中,用以增加更多的浓郁特色。

黑皮诺还有另外一串字符:一款干红葡萄酒。堡林爵暗芳丘香槟( La Cote Aux Enfants)经常被命名为桃红香槟,但是在一些特别的年份里,包括2009年和2011年,数千升的干红葡萄酒在堡林爵酒庄的酒桶中变得优雅迷人。

6、风格转变

19世纪末期,在香槟园遭遇葡萄根瘤蚜的蹂躏之后,当地的景观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传统的葡萄种植法,葡萄树成群结队的景象被如今的一排排井然有序的排列所代替。这一变化的主要原因是,法国的原始葡萄树种被移植入虱抗性美国根茎中。

7、终生治疗

20世纪60年代,当她在酒庄葡萄园的围墙下发现了一株野生葡萄藤时,莉莉打了一场豪赌。作为实验,莉莉打算剪下野生葡萄藤的枝条,把它嫁接在他们原始的葡萄藤上。此外,她选择了传统的空中压条技术:老葡萄藤是弯曲的,初冬时又被移植回地面,树枝上仅发了三支芽。“Vieilles Vignes”这一名称并非反映葡萄藤的年龄,而是葡萄藤的种植方法,不过这种方法如今已经失传了。

据德斯戈特说,这项实验成功了,葡萄根瘤蚜从未潜入葡萄园基地,围墙阻止了疾病的侵入。然而,近日克洛熙葡萄园(Croix Rouge)的葡萄藤却死于这种疾病,于是圣•雅克(Clos Saint Jacques)和特雷斯(Clos des Chaudes Terres)成为整个香槟区仅存的传统葡萄园。在特殊年份里,如2004年及2002年,法国老藤特酿葡萄酒就是由这些嫁接的葡萄藤上的葡萄酿造的。

当然,这样的珍贵是要付出代价的。葡萄酒倡导家(The Wine Advocate)表明,这种价格意味着“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一生一次的治疗!”

8、邦德的联系

1956年,堡林爵香槟通过伊恩•弗莱明的第4部间谍小说《永恒的钻石》首次与詹姆斯•邦德(James Bond )发生了联系。基于兴趣,伊丽莎白女王送了蒂芙尼蓝盒(Tiffany Case)去她自己在船板上的小屋。然而,影迷们不得不一直等到1973年,当007在《生死关头》里喝着堡林爵香槟。

据堡林爵的CEO杰罗姆•菲力鹏(Jerome Philippon)说,邦德之所以和堡林爵有关,是因为他认为堡林爵香槟是“最英国化的香槟”。另外还有一种解释是,在20世纪70年代,堡林爵的下任主席基督教徒比佐特(Bizot),与邦德的制片人艾伯特•布洛克利(Albert Broccoli)成为了好朋友。为聊表友谊,布洛克利选择堡林爵作为他英雄最爱的香槟。

9、生动的博物馆

中年桶、小型和大型(中型),是堡林爵香槟酿造过程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年份特酿香槟(Grande Annee Rose, Vieilles Vignes Francaise)作为大部分的特酿香槟,是在桶中熟化的(与无酿造年份的对比)。该酒庄拥有超过3,000个橡木桶,且每个木桶的平均年龄为50年。

为了维护它们,堡林爵拥有五个特殊的酒桶清洗及蒸煮机,并雇用一位全职的修桶匠丹尼斯•圣•阿罗曼。他的工作室充满了罕见的旧工具——让人想起一个每天能用到的工具博物馆。这里的每个木桶上都贴有条形码,且链接到计算机文件上,记录包含了每个酒桶的历史,包括它们是何时何地首次售卖、装过哪些类型的葡萄酒、经过多少次维修等等。

同时,圣•阿罗曼的工作室也贴有电影《007》的宣传海报。

10、专家评语

(点击图片即可观看)

堡林爵香槟被誉为如绅士般的香槟:优雅、含蓄、完美、和谐,带有一个伟大的骨干。爱德华斯相信,堡林爵特酿是“一如既往的好”。他对温热难分的酒变得更有激情,尤其是堡林爵R.D.极干香槟(Champagne Bollinger R.D. Extra Brut, Champagne, France):“2000年的大瓶装香槟是令人愉悦的,1976年则是卓越的。”一款大瓶的2000年香槟在《酒窖追踪》上被标出了1,400美元的高价,然而不知年份的特酿在内华达州的平均售价才60美元。

尽管全球遭遇金融危机,堡林爵的CEO菲力鹏表示酒庄的销售环节并未遭受重创,“不是故意让人听起来傲慢,而是在过去几年间,堡林爵香槟的销售一直都很棒。在2009年、2011年和2012年,都打破了我们的销售记录。2013年第一季度的结果也是一样,因此我们才说,到目前为止,一直都是这么好。”

菲力鹏相信,保持真正的传统是共度难关的关键所在——这点让U.K.importer Mentzendorff的总经理安德鲁•霍斯(Andrew Hawes)很是赞同。“市场的再次临时下跌为堡林爵香槟的质量把关提供了一次绝佳的机会。目前,我们正在享受强势增长的市场仍在持续下跌的感觉。”

英国进口贸易公司补充说,堡林爵的高端葡萄酒,比如R•D•系列和老藤系列,受市场的影响一直最小,“也许是因为他们兼顾了特酿香槟和好的葡萄酒市场。”

跨越大西洋,特拉托葡萄酒国际部纽约区经理保罗•兰伯特(Paul Lambert)为我们讲述了一段小故事:“人们认识到这些葡萄酒是极为罕见的,因为它们的价格具有竞争力,消费者愿意支付更高的价格来购买它们。”

(来源:Wine-Searcher,作者:Caroline Henry ,原文链接:http://www.wine-searcher.com/m/2013/09/10-things-every-wine-lover-should-know-about-bollinge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