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中国的顶级风土

[db:摘要]

winebeta.com 更多酒知识。

法国发行量最大的周刊《Journal du Dimanche 周日新闻》在N3466期,2013年6月16日发表名为《宁夏,中国的顶级风土》一文,酒评家Michel Bettane及Thierry Dessauve就不久前参观宁夏贺兰山东麓产区的见闻发表了自己独到的见解。

五月的一个周日,即使经过了整整一天12小时的工作,曹凯龙依然为着宁夏最优酒庄的列级计划而激动不已,他主掌着葡萄酒局,而政府为葡萄酒产业的发展正提供着慷慨的政策支持与源源不绝的动力。他刚完成了之前的计划便又雄心勃勃而有条不紊地展开了一项新计划:从海关清关了96万株法国进口的苗木。

  宁夏位于中国中部,地处沙漠高原、贺兰山脚,这里的葡萄园正在飞速发展:100家酒庄在建,30多家已经投产。

尽管人们在这里种植了很多赤霞珠,但这里比起波尔多更多是大陆性气候,冬季的严寒让生产商们必须进行“埋土”作业,意思是重新将整个植株覆土以防止冰冻及干旱威胁,而温暖的春夏能够让果实得到理想的成熟度(因为较高的纬度这里没有真正的炎热),同时少了沿海产区夏季末季风所带来的麻烦。

  是这些气候条件和产区的纬度带来了完全不同的风土,和有着丰富泥沙的冲积山谷土壤相比,这里的土地排水性极好(这是葡萄种植中几乎可以称为王牌的条件),这些条件说服了政府及投资人在这样一个远离工业的地区发展葡萄酒产业,这里有着中国最多的穆斯林少数民族,回族。葡萄种植是可再生的生物经济,符合政府的新发展目标,像其他地方一样,这里加重了土地整改和葡萄酒旅游的力度:成为当地政府支持的三大支柱产业。

  曹凯龙的雄心勃勃也让人想起了西多修道院修士的时代,他们在中世纪确立了勃艮第伟大的风土,这些列级葡萄园至今都没有改变,还有庞巴尔侯爵园(Marquis de Pombal),建于18世纪的杜罗河谷(Douro),这是生产波特酒(Porto)的第一个原产地保护产区。三月,我们也为中国第一个原产地保护命名产区的建立提供了帮助。

  今天的中国并不缺挑战,在这些不可思议的竞争中,人力、物力、财力甚至人才都在比拼。“精品酒庄”如银色高地酒庄,由高源创建,一位嫁给波尔多酒窖主管的年轻中国酿酒师;立兰酒庄的邓钟翔,一位在法国第戎刚刚取得文凭的酿酒师;还有我们参观过的源石酒庄及贺兰晴雪酒庄。在屈指可数的数年间,中外的葡萄酒大集团,还有私营企业都选择了这里发展酒庄或是酒厂,这让我们联想到80年代的加州纳帕谷那些充满激情的建设者们。就像保乐力加贺兰山品牌葡萄酒,正以他们澳洲最畅销的品牌杰卡斯为榜样。路易威登酩悦轩尼诗集团(LVMH)也在云南中心、神秘的香格里拉发展了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今天,他们又建立了夏桐酒庄来生产起泡酒。

  强大的进口商如西班牙的桃乐丝也希望能在此扎根,更不用提中国葡萄酒业的巨头张裕,不同于其他所有产区生产的廉价葡萄酒,这里,他们用葡萄酒旅游代言着自己宁夏的“城堡”——效仿于西方最知名的城堡建筑——酿造高品质的葡萄酒:张裕摩赛尔十五世葡萄酒在2008年份表现出极强的说服力,精致的花香,精细的结构,深邃却并不沉闷。

  宁夏葡萄酒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酒体:不像一些国际上新兴的葡萄酒产区,这里的酒没有那么刻板的个性,强壮的结构感,过重的木头味儿,极高的酒精度。位于中央帝国的产区,这里的酒相反有着丰富的果香、少量的木香,结实却不沉闷,很少超过13度的酒精度,柔和的结构,平衡的典范。

  源石酒庄向我们展示了这种微妙与精细,由当地商人建造的石头宫殿,他们做了最好的表达:仅仅数年,源石的赤霞珠就表现出和他们让人印象深刻的酒窖般杰出复杂的特点。

  同中国的其他产区相比——山东和河北东部,新疆西部——宁夏已经赢得了这场发展与卓越的戏剧性比赛。人们用了一千年建立了法国葡萄酒的威望和经验;在加州用了50年。曹凯龙和自治区主席郝林海将用30年把这里建成世界知名葡萄酒产区。尽管还有着大量的工作需要做:生产方式的差异性,区块风土的选择,育种的均一化等等,但按照现有的速度,也许一半的时间就够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