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优质产区全介绍

[db:摘要]

winebeta.com 更多酒知识。

一说到新西兰就是马尔堡?这个地处南半球的新世界产酒国能拿得出手的产区可远不止这一个。本文将带你全方位了解新西兰的优质产区。

ABSTRACT:
Always Marlborough when thinking about New Zealand? Well this new world wine country in the Southern Hemisphere has much more than that. This article is going to share an all-round understanding of New Zealand.

任何一个去过新西兰的人都不能否认,这个山河壮丽、风景如画的国度确实能当得起“上帝的自留地”这般盛赞。这片土地是托尔金(Tolkien)笔下的中土世界,是现实世界之外的一方乐土。纯净是它的代名词,已渗透进新西兰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树,连这里产出的葡萄酒也总给人纯粹、清新之感。

150年前,第一株葡萄树在新西兰扎根的时候,大概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南半球的岛国会在世界葡萄酒的舞台上如此大放异彩。如今,新西兰葡萄酒产业发展迅速,不仅马尔堡(Marlborough)成为了新世界长相思(Sauvignon Blanc)的标杆,其他产区也在摸索中找到了定位,形成了当地的独特风格,成为国际市场中的新星。

  一、北岛

图片来源:www.nzwine.com

新西兰是世界上最靠南的产酒国,产区分为北岛(North Island)和南岛(South Island)两大块,与南岛相比,北岛气候较炎热,产出的葡萄酒风味更成熟。奥克兰(Auckland)、吉斯本(Gisborne)、霍克斯湾(Hawke's Bay)和怀拉拉帕(Wairarapa)是北岛最有名的四个产区。

  1. 奥克兰

  奥克兰是新西兰成立时间最早的产区之一,由一群来自克罗地亚、黎巴嫩和英国的酿酒师于19世纪开辟,现在依然有许多大型酒厂建在这里。产区平均年度日照2,060小时、降水1,240毫米,气候温暖潮湿,因此葡萄的成熟在此完全不是问题,反而病虫害更困扰当地的酒农。产区土壤以黏土为主,排水性稍弱,所以葡萄园选址和管理是影响葡萄酒品质的重要因素。产区东部的怀赫科岛(Waiheke Island)气候更加温暖干燥,还有凉爽海风帮助降温,是奥克兰最优的子产区。

波尔多混酿(Bordeaux Blend)是奥克兰最常见的葡萄酒类型,梅洛(Merlot)在这里表现最佳,往往浓郁而不失优雅,为人称道。复杂、浓郁的西拉(Syrah)是产区又一个明星品种,不过近年芳香、优雅、果味纯净的风格正变得越来越流行。白葡萄品种中霞多丽(Chardonnay)最常见,产区内多口感成熟、酸度平衡,带有成熟新鲜的热带水果风味的霞多丽。灰皮诺(Pinot Gris)在奥克兰则展现出肉感、饱满的一面,带有成熟核果和香料的风味。

  2. 吉斯本

  吉斯本历史悠久,据称库克船长(Captain Cook)首次登陆新西兰便在此处。这里也是新西兰最东边的产区,是新西兰每天迎接第一缕阳光的地方。产区有新西兰最长的日照时间,因此常常是采收最早的产区;年均降水1,051毫米,尤其集中在夏末和秋季。吉斯本覆盖着黏土和粉砂壤土的混合型土壤,部分地区还分布有河沙壤土,适合芳香型品种生长。过去,酒庄喜欢将葡萄种植在肥沃土地上,现在他们更倾向于在海拔更高、排水性更佳的平原和丘陵处种植葡萄。

图片来源:www.nzwine.com

霞多丽是吉斯本最主要、最成功的品种,该产区有着“霞多丽之都”的美誉。这里的霞多丽香气浓郁,口感丰富,大部分都适宜早饮,当然最顶级的酒款也拥有足够的深度和陈年潜力。芳香型品种的种植也十分普遍,颇受关注的琼瑶浆(Gewurztraminer)和灰皮诺以及前景光明的雷司令(Riesling)和维欧尼(Viognier)都有令人满意的表现。长相思在吉斯本也有种植,由于日照时间长,该地长相思往往表现出奔放、成熟的热带水果风味,有些酒庄会通过提前采收酿造更加轻盈的长相思,保留其清新的酸度和草本风味。红葡萄品种在此种植不易,梅洛在相对干燥的年份比较理想,马尔贝克(Malbec)则需要科学的选址。

  3. 霍克斯湾

  霍克斯湾的第一株葡萄是马里斯特传教士(Marist Missionary)在1851年种下的,据说与明圣酒庄(Mission Estate)渊源不浅。产区阳光明媚,热量总和在勃艮第(Burgundy)和波尔多(Bordeaux)之间;海洋性气候缓和了当地夏季的高温,延长了葡萄生长季;周边山地阻挡了霜冻侵袭,为内陆种植区提供保护屏障。流经霍克斯湾的4条河流为该地带来了丰富多样的土壤,从肥沃的黏土到排水性佳的砾岩应有尽有。其中最著名的自然是吉布利特砾石(Gimblett Gravels),不仅排水性极佳,且吸热效果显著,是公认的种植红葡萄品种的理想土壤。

图片来源:www.nzwine.com

霍克斯湾最成功的酒款莫过于波尔多混酿,这些酒有力、优雅且陈年潜力佳。梅洛在混酿中的比例正逐渐提高,为酒款带来了更丰富的口感和深度。此外,西拉也是一个越来越受关注的红葡萄品种,优质的霍克斯湾西拉香气馥郁、果味成熟、单宁柔顺,尽显优雅风范。霞多丽是该产区最主要的白葡萄品种,这里的霞多丽酸度明快、果味充足,且多经过一定程度的橡木桶发酵或熟化,以增添复杂度和酒体。

  4. 怀拉拉帕

  怀拉拉帕位于新西兰北岛的最南端,在毛利语中意为“闪闪发光的水域”。这是一个小产区,以精巧著称,种植了新西兰3%的葡萄,年产量仅占其总产量的1%。产区年均日照时长1,915小时,春秋凉爽,夏季高温但气温日较差大,葡萄有充分的时间发展品种特质;另一方面降雨也较为理想,年均979毫米,且集中在冬春季节,秋季漫长干燥,为酿造晚收和贵腐(Noble Rot)葡萄酒创造了良好条件。

图片来源:www.nzwine.com

黑皮诺(Pinot Noir)是怀拉拉帕无可争议的旗舰品种,酿出的葡萄酒结构和深度俱佳,不仅有葡萄本身的品种芳香,还有富含矿物的土壤带来的咸鲜风味。长相思虽没有黑皮诺那样备受瞩目,但其浓郁鲜活的口感、立体的结构以及草本与热带水果混合的馥郁香气让该产区的长相思同样不容忽视。西拉在这里也展现出了相当不错的潜力,有望取代不太适应产区气候的赤霞珠和梅洛。

  二、南岛

从怀拉拉帕继续往南,越过库克海峡(Cook Strait),便到了新西兰南岛。由于纬度更高,气候更加凉爽,南岛的葡萄酒风格更为清爽活泼。马尔堡、尼尔森(Nelson)、坎特伯雷(Canterbury)和中部奥塔哥(Central Otago)是南岛4大知名产区。

  1. 马尔堡

  虽然产区葡萄酒的商业化进程在上世纪70年代才开启,但紧接着在80年代,马尔堡就凭借其品质优异的长相思为新西兰打开了国际市场。如今,马尔堡的葡萄种植面积已逾20,000公顷,占全国总面积的2/3,是新西兰当之无愧的核心产区。该地年均日照2,409小时、降水655毫升,气候温和、日照充足、气温日较差大,保证葡萄在漫长的成熟季中能积累足够的浓郁度和酸度,酿出表现力十足的好酒。产区东面的海岸山脉不仅阻挡了来自海洋的潮湿空气,为马尔堡带来相对干燥的种植条件,也保护了葡萄树不受猛烈海风的破坏。除了理想的气候环境,马尔堡另一个成功要素便是当地古老的冰川土,发达的水系带来了石质砂壤土覆盖其上,这样的土壤不仅具有极佳的排水性,肥力也不高,自然压缩了葡萄产量。

图片来源:www.nzwine.com

马尔堡的长相思已在国际获得广泛认可,走出了有别于法国长相思的另一种风格:它们往往散发着鲜活、纯净的草本和热带水果风味,极具穿透力,同时还有为酒款增添深度的矿物风味,辨识度极高,往往在闻香和入口时就能被人分辨。产区的黑皮诺同样表现不俗,酒体适中,单宁精细,展现出深色樱桃、李子和香料风味。和长相思一样,马尔堡的霞多丽通常也走纯净清新的风格,不经橡木桶发酵或熟化,以核果和柑橘类果香为主,结构优良,浓郁复杂。芳香型品种如雷司令、灰皮诺和琼瑶浆在此也有种植,同样彰显了产区的纯净与活力,它们酿成的葡萄酒风格多样,从干型、晚收到贵腐都有。

  2. 尼尔森

  18世纪中期,一批德国移民在尼尔森开辟出第一块葡萄园,也开启了该地的酿酒历史。与怀拉拉帕相似,地处南岛最北端的尼尔森也是精品酒庄的聚集地,由于面积小,前来观光的游客甚至可以在一天时间内便参观完大部分酒庄。产区年均日照2,405小时、降水970毫米,比相邻的马尔堡更为凉爽潮湿。尼尔森的土壤多以黏土为底土,覆盖着粉砂壤土,产区各部分也有细微差别:冲积平原地区多淤泥,酿出的葡萄酒更轻盈、优美;丘陵地区则多风化碎石,赋予葡萄酒更多深度和丰富口感。

图片来源:www.nzwine.com

长相思同样是尼尔森种植最广的葡萄品种,由于风土差异,这里的长相思呈现出更为优雅、含蓄的姿态,结构可人、口感爽脆,暗含活泼的热带水果和新鲜草本风味。黑皮诺的种植面积仅次于长相思,不论酒体轻重,总带有精细成熟的单宁,酒香迷人,表现力佳。霞多丽在尼尔森虽然种植面积不大,但也能酿出顶级佳酿,这些霞多丽往往有着令人印象深刻的深度和复杂度,果香纯净、浓郁,陈年潜力也不容小觑。

  3. 坎特伯雷

  坎特伯雷位于南岛中段,沿东部海岸线绵延近200公里。1978年,产区第一个商业葡萄园开垦于坎特伯雷平原(Canterbury Plains),之后迅速向西南方的基督城(Christchurch)和北方的坎特伯雷扩展。产区西部的南阿尔卑斯山(Southern Alps)有效阻挡了海上吹来的潮湿空气,让产区天气晴朗,年均日照达2,100小时,同时降水较少,年均降水仅648毫升。该地秋季漫长而干燥,且气温日较差较大,葡萄能够顺利成熟并积累复杂风味。由于面积广阔,坎特伯雷土壤类型差异也较大,怀帕拉谷(Waipara Valley)覆盖着卵砾石层,谷坡上是适合黑皮诺的砾石黏土层,宽阔的坎特伯雷平原则以砾石土壤为主,辅以各类冲积物。

图片来源:www.nzwine.com

黑皮诺和长相思是该产区种植面积最广的品种,前者可以馥郁优雅,也可以深邃内敛,后者则新鲜爽脆、口感多汁、结构动人。不过,更受人关注的还是该产区的芳香型品种。果味丰富、明快,可干可甜的雷司令早已证实了自己的实力;坎特伯雷灰皮诺也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

  4. 中部奥塔哥

  地处新西兰最南端的中部奥塔哥是该国海拔最高的产区,也是全球最南的产酒区,虽早在19世纪就被记载为“最杰出的产酒区”,但在上世纪50年代之前,这里更主要的农作物是果树而非葡萄。之后该地的葡萄种植才逐渐复兴,引来一批先锋人物开始深入探索这片土地,扎根酿酒。产区为半大陆性气候,霜冻时有发生,因此葡萄园选址非常关键。长时间的日照、短暂炎热的夏季以及干燥的秋季为葡萄树的生长提供了理想的气候环境。于冰川时代形成的风蚀黄土是该地的主要土壤类型,层层黄土间散布着河砾石和沙壤土,排水性佳、肥力偏低但矿物质含量高。

图片来源:www.nzwine.com

黑皮诺是中部奥塔哥的明星品种,其酿出的葡萄酒酒体饱满,口感多汁、鲜活,带有集中的红色水果风味。雷司令、灰皮诺和琼瑶浆等芳香型品种也在此占有一席之地,风格干型到甜型不一,但都果香浓郁、结构严谨。此外,该产区的霞多丽也不容小觑,这些酒款往往以柑橘和矿物香气为主,结构紧密,虽然初闻时稍显内敛,但打开后就能展现出极为复杂和优雅的一面。(文/Emma)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