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白葡萄品种新宠,阿尔巴利诺前景大好

[db:摘要]

winebeta.com 更多酒知识。

越来越多的新西兰酿酒师选择投资来自西班牙的阿尔巴利诺葡萄,期望它能成为替换长相思的一个诱人选择。

ABSTRACT:
An increasing number of New Zealand winemakers are investing in the Spanish variety Albarino, hoping it become an appealing alternative for Sauvignon Blanc.

越来越多的新西兰酿酒师选择投资一种来自西班牙的葡萄品种——阿尔巴利诺(Albarino),这种葡萄酿制出的葡萄酒兼具酸度、咸味以及柔顺的口感,被认为是可以用来替换长相思(Sauvignon Blanc)葡萄酒的一个诱人选择。

阿尔巴利诺原产于西班牙西北部和葡萄牙东北部,尤以西班牙下海湾地区(Rias Baixas)最为盛行。典型的阿尔巴利诺葡萄酒带有咸味和矿物质特征,酸度明快,散发着柑橘、杏子和桃子的芳香;根据葡萄园气候和酿酒方式的不同,葡萄酒的个性也会存在差异。

  目前,阿尔巴利诺在新西兰的种植面积仅27公顷,与黑皮诺(Pinot Noir)的5,519公顷以及长相思的21,400公顷相比,阿尔巴利诺的葡萄藤种植仅是九牛一毛。其中,吉斯本(Gisborne)产区种植了8.5公顷阿尔巴利诺,霍克斯湾(Hawke's Bay)种植了6.9公顷,马尔堡(Marlborough)种植了3.9公顷,而尼尔森(Nelson)则种植了3.1公顷。

  此前,新西兰葡萄酒协会(NZ Winegrowers)在尼尔森举办了一场芳香研讨会(Aromatics Symposium),在其关于“小面积种植和替代性葡萄品种”的大师班上,来自吉斯本的库伯斯溪酒庄(Coopers Creek Vineyard)酿酒师西蒙·纳恩斯(Simon Nunns)表示,虽然阿尔巴利诺在新西兰的种植面积有限,但是他对这一品种在新西兰的未来相当有信心。

芳香研讨会的举办地址马哈娜酒庄(Mahana Estates)(图片来源:the drinks business)

“阿尔巴利诺葡萄酒能让人联想到阳光、沙滩、海鲜、假期以及其他和酒中咸味相关的事物。”纳恩斯说,“受新西兰气候类型、人们的生活方式以及饮食习惯等因素的影响,阿尔巴利诺葡萄酒在新西兰有着很好的消费市场。”

  2009年,库伯斯溪酒庄首次将阿尔巴利诺引入新西兰,并在2011年葡萄采摘后酿制了第一个年份的葡萄酒。现在,新西兰种植阿尔巴利诺的酒庄还有阿罗奴酒庄(Aronui)、史丹利酒庄(Stanley Estates)、鲁道夫酒庄(Neudorf Vineyards)、鹦鹉螺酒庄(Nautilus Estate Wines)、威美亚酒庄(Waimea)、星盘酒庄(Astrolabe)、罗德·麦克唐纳酒庄(Rod McDonald Wines)、玛塔维洛酒庄(Matawhero Wines)、新玛利庄园(Villa Maria Estate)和赛伦尼酒庄(Sileni)。

  精挑细选的葡萄品种

  从葡萄种植的角度来说,阿尔巴利诺具有极强的抗病能力,不像其他葡萄品种一样易感染白粉病(Powdery Mildew),这是它吸引酿酒师们的一个重要原因。和纳恩斯一起参加研讨会的葡萄酒大师斯蒂芬·黄(Stephen Wong MW)将阿尔巴利诺和长相思进行了比较,他表示,阿尔巴利诺葡萄酒在市场上不像长相思葡萄酒一样给人高酸的印象,而是给人一种柔顺的感觉。

一般来说,由于时间和投资成本的限制以及法律对农产品引进的严格控制,新西兰不会轻易引入新的葡萄品种。现在,仅有60种白葡萄品种在新西兰繁殖并被用来酿酒,其中阿尔巴利诺在新西兰有5种克隆品种(1种源自西班牙,另外4种源自葡萄牙)。

  纳恩斯解释说,要向新西兰引进新的葡萄酒品种非常不易,这里的法律对农产品引入的管理十分严格;而且引进新葡萄品种耗资非常巨大,从产生想法到执行,再到葡萄酒最终出现在市场上,这一过程大约需要10年,因此很少有酿酒师会考虑这样做。同时,正是因为对引进品种的精挑细选和严格管理,新西兰的葡萄园幸运地免除了很多真菌性疾病的侵扰。

  当说到阿尔巴利诺葡萄是否适合新西兰的种植环境时,纳恩斯将新西兰和西班牙下海湾地区进行了对比,“在葡萄的生长季节,下海湾地区的降水可高达2,000ml;尼尔森的降水量约在900-1,000ml;而吉斯本的降水量为964ml,且大多集中在2月至4月。和我接触过的大部分其他品种相比,阿尔巴利诺在降水丰富的环境下的生长能力更为出众。至少从现阶段看来,它似乎很喜欢这里的环境。”

  在此次研讨会上,纳恩斯和斯蒂芬一起向大家展示了两款阿尔巴利诺葡萄酒。

研讨会上展示的两款阿尔巴利诺酒(图片来源:the drinks business)

新西兰的新宠

  尽管阿尔巴利诺在新西兰的发展还处于初期阶段,但随着酿酒师们不断致力于寻找当地明星品种的替代品种,阿尔巴利诺也收获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和投资。葡萄酒大师鲍勃·坎贝尔(Bob Campbell MW)去年曾说,阿尔巴利诺可能会成为新西兰崛起的下一个白葡萄品种。而现在,许多葡萄酒产商都在探索这一品种。此外,除了风头正盛的阿尔巴利诺外,绿维特利纳(Gruner Veltliner)、维欧尼(Viognier)、华帝露(Verdelho)和阿内斯(Arneis)这些葡萄品种也受到了一些酿酒师的关注。

  鲁道夫酒庄是尼尔森最古老的酒庄之一,其2015年份的麦特雷阿尔巴利诺葡萄酒(Moutere Albarino)是该酒庄第一款由100%阿尔巴利诺酿制的葡萄酒,其酿酒葡萄来源于酒庄葡萄园罗西地块(Rosie’s Block)的0.5公顷葡萄藤。“我们只是想着,可以尝试一下。”鲁道夫酒庄的酿酒师托德·史蒂文斯(Todd Stevens)说,“过去40年以来,法国葡萄品种在新西兰得到了很好地发展,现在是时候开始另一段旅程、探索其他的葡萄品种了。阿尔巴利诺是这些新品种中的宠儿,它在所有的新葡萄品种中似乎得到了最多的关注。”

鲁道夫酒庄(图片来源:www.neudorf.co.nz)

“我认为阿尔巴利诺和我们配合得非常好。”鲁道夫酒庄的庄主蒂姆·菲尼(Tim Finn)补充道,“阿尔巴利诺葡萄酒和海鲜简直就是完美搭档,这儿则刚好是澳大拉西亚(Australasia)地区最大的海鲜港口。我们目前仅出产了3个年份的阿尔巴利诺葡萄酒,但其结果令我们十分欣喜。同时,这一葡萄品种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全新的领域,我们还有许多需要学习的地方。这一品种能给我们带来很多不同的体验,我们将会不断进行探索,将来或许会在酿制过程中进行橡木接触和苹果酸发酵,也可能会在葡萄栽培过程中做一些调整。”

  阿尔巴利诺的一见钟情

  新西兰阿尔巴利诺葡萄酒依旧处于早期实验和发展阶段,种植面积和最终产酒量微小,但早已展示出了不错的发展潜力。

  “我们酒庄的阿尔巴利诺种植历史虽然不长,但非常成功。”马尔堡鹦鹉螺酒庄的葡萄栽培者迈克尔·柯林斯(Michael Collins)说道,“之前我们也尝试种植了3年的绿维特利纳,但过程非常艰难。而阿尔巴利诺则能在瞬间吸引人们的注意力。即使是第一次饮用,它从杯中跃出的酸度、清新感以及果味都能抓住你的心神,给人以愉悦感,这是很多其他品种的葡萄酒无法做到的。”

  新玛利庄园旗下蒂阿瓦酒庄(Te Awa)和左野酒庄(Leftfield)的酿酒师理查德·佩因特(Richard Painter)表示:新西兰目前出产的大部分阿尔巴利诺葡萄酒都用于国内消费,但它也有一个强势的出口市场——英国。

“我认为人们都喜欢尝试一些新的东西。”在谈论阿尔巴利诺葡萄酒受到越来越多人关注的原因时,佩因特说:“我们的阿尔巴利诺葡萄酒主要出口市场在英国,这是因为英国很多消费者都很熟悉下海湾地区和那里的流行品种,我们无需为这一葡萄品种作任何市场推广,而在澳大利亚,我们还需要向消费者解释这是什么。虽然我不认为阿尔巴利诺会超越黑皮诺或长相思,但是其发展潜力是毋庸置疑的。”(编译/Olivia)

riasbaixaswinesriasbaixaswine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