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尔多圣埃美隆分级“非议”不断,已上升至法庭

[db:摘要]

winebeta.com 更多酒知识。

2012年,圣埃美隆最新分级确定,但是一直以来关于该分级的争议从未断过,现在已上升至法庭。

ABSTRACT:
The bloodletting is beginning all over again in Saint-Emilion, as a new episode of a saga that has been simmering and occasionally boiling over for years hits the courts.

法国波尔多圣埃美隆产区(Saint-Emilion)最初的分级制度于1958年正式成立,2012年出炉了新的分级制度:一级A等酒庄4家,一级B等酒庄14家,列级庄64家,总数为82家。然而,一直以来关于圣埃美隆分级制度的争议却从未中断。

  至少从2006年起,圣埃美隆的分级制度就一直广受争议。那时,该产区许多酒庄,包括著名的飞卓酒庄(Chateau Figeac)批评该分级制度的10年修订版与实际情况有很大出入,而且对该制度很多其他方面也表示不满。经过这些酒庄3年多的法律抗议之后,最终在2009年,2006年版的分级制度被废止。直到2012年,圣埃美隆才评定出了新的分级。

图片来源:saint-emilion-tourisme

然而,2012年的分级制度出来后,新一轮的争议和不满又开始了,现在该争议又被提到法庭上去了。飞卓酒庄前任经理艾瑞克•阿拉蒙(Eric d’Aramon)和其他酒庄负责人曾对《醇鉴》(Decanter)杂志表示,他们对2012年圣埃美隆分级的“完全合理、合法性”表示怀疑。其实,2006年飞卓酒庄庄主——已故的蒂埃里(Thierry de Manoncourt)就对该分级制度未将飞卓酒庄提升为一级A等(最高级别)酒庄而深表不满。

  现在,波尔多的行政法庭透露,他们已经收到3个酒庄对2012年的分级表示抗议的提案,这些酒庄认为2012年分级制度的与实际情况有很大的偏差。这3个酒庄包括科洛克-米舒特酒庄(Chateau Croque-Michotte)、飞卓塔酒庄(Chateau La Tour du Pin Figeac)和高邦-米舒特酒庄(Chateau Corbin-Michotte)。

  2012年的分级制度让科洛克-米舒特酒庄失去了列级庄的地位,而其他2个酒庄则失去了被提升为列级庄的资格。如果他们的诉讼胜利的话,那么2012年分级制度的结局很可能像2006年的一样被废止。

科洛克-米舒特酒庄庄主皮埃尔·卡乐(Pierre Carle)告诉媒体:“我们想让人们知道,2012年的分级制度对这3个酒庄的评判是有误的。现在只有2个选择,要么重新对我们3个酒庄重新分级,要么废止整个分级。2006年的分级无论是正确的,还是有误的,它最后都被废止了。”卡乐还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他认为他们赢的概率是90%。

  如此一来,那些获得等级越高的酒庄,其实危机感应该要更强烈了。因为一般等级越高,酒庄的葡萄酒要价也更高,如果分级制度被废止,那么这些酒庄葡萄酒的价格可能就高不起来了。目前,圣埃美隆的4个一级A等酒庄是欧颂酒庄(Ausone)、白马酒庄(Cheval Blanc)、金钟酒庄(Angelus)和柏菲酒庄(Pavie)。卡乐说:“几年来,我们每瓶葡萄酒至少损失了5欧元,我们每年生产3至6万瓶葡萄酒。”他表示,如果这次胜诉了,他希望自己可以得到一定的补偿。

  对2012年分级的“罪状”,他们列举了23条,长达6页,涵盖一系列“所谓的”不符合实情,包括没有对任何酒庄进行实地访问、武断地改变条例、对土壤的研究根本不对等。其中一条“罪状”是虽然该分级制度规定必须在所有的酒瓶上清楚地标明“L'appellation Saint-Emilion Grand Cru”(圣埃美隆列级庄)的字样,但是很多酒庄并没有这样做。卡乐说:“好几个酒庄都不遵守这条规定。”

  卡乐还对报告中提到的科洛克-米舒特酒庄有几块葡萄园地“积水太多”表示愤怒,他还做了一份关于自己酒庄土壤的研究,以反击报告中提到的现象。卡乐指出,科洛克-米舒特酒庄就位于嘉仙酒庄(Chateau Gazin)、多米尼克城堡(Chateau La Dominique)、柏图斯酒庄( Petrus)以及白马酒庄那些著名的酒庄中间(如果科洛克-米舒特酒庄葡萄园积水太多的话,那么这些酒庄也好不到哪去)。他说:“好像所有的水都流到科洛克-米舒特酒庄去了似的,感觉我们是要种水稻的吗?”

多米尼克城堡红葡萄酒

卡乐清楚地表示,3个酒庄都坚定自己现在的做法。对此,圣埃美隆葡萄酒局(Saint-Emilion’s Wine Council)表示他们相信法官的裁判。该局的公关经理埃米莉·雷纳(Emilie Renard)说:“我们并不是来吵架的,我们只要等法官的裁判。”该局的总负责人弗兰克·比亚尔(Franck Binard)曾对一新闻社说:“我们要捍卫这个产区的制度,因为有的人想废止它。”

  圣埃美隆当局有些坐不住了,因为人们对该分级制度的分歧很大。欧颂酒庄庄主阿兰·沃蒂耶(Alain Vauthier)表示,他对2012年的分级制度“非常担心”。他说:“现在分歧之门打开了,因为那些非常复杂的因素(商业、当地历史、承认度等)在最后的分级中几乎没有起到什么作用。‘风土’现在的价值都微乎其微,葡萄酒旅游、葡萄酒电影等项目的重要性倒是越来越明显了。”(编译/Penn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