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士忌知识|什么是「执杯者Keeper」?Keeper就是威士忌达人吗?

2019 年秋季的「苏格兰双耳小酒杯持护者」晚宴于 10 月举行,我讶异的发现,大家都很熟悉的 Rachel Barrie 刚刚获颁俗称的 Keeper 资格。

假若酒友们不熟悉 Barrie 博士,不妨让我告诉你,她曾经在格兰杰和雅柏酒厂担任创意研发长达 16 年,而后于 2012 年加入 MBD 担任首席调酒师,负责波摩、欧肯、拉弗格、格兰盖瑞和奥德摩尔等 5 间酒厂的调制工作,2017 年再转入美国最大的酒公司百富门(Brown-Forman)继续担任首席调酒师,负责的酒厂换作班瑞克、格兰多纳和格兰格拉索(Glenglas­saugh)。

Rachel Barrie 博士

基于她长期在威士忌行业的贡献,爱丁堡大学于 2018 年颁发荣誉博士学位给她,成为有史以来获得这项荣誉的第一位女性,人称「苏格兰威士忌第一夫人」(First Lady of Scotch)。

但是在我认识的名人里,Rachel Barrie 并非特例,其他同样在威士忌业界具有长足贡献者,如《麦芽威士忌年鉴》的主编 Ingvar Ronde,晚于我一年获得 Keeper 资格;人人都尊崇的大师戴维.史都华,与我在同一天获颁 Master Keeper,却是在他入行 50 年后。

这几位资历深而长的大师,在业界堪称「喊水会结冻」,居然迟到这么晚才成为 Keeper 的一员,不禁让我冷汗直流,因为如我这般喝过几年酒的酒友不知凡几,何德何能拿着 Keeper 招牌到处招摇蹭酒?

尊荣的Keeper头衔

或许是受到过多传统教育荼毒,对于今日网红世代大鸣大放的张显自我方式感觉扭捏不安,所以时时反省自我,对于过早获得的荣誉甚感不安。不过就我了解,那些迟来荣誉的业界翘楚们并不觉得委屈,也不觉得 Keeper 能增添自己多少尊荣,因为依照 The Keepers of the Quaich 组织章程,其成立的宗旨在于:

  1. 提高本土及全球消费者对苏格兰威士忌的兴趣,并提升苏格兰威士忌的价值和声望。
  2. 促使全球酒类意见领袖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提振苏格兰威士忌的销售量。
  3. 奖励从事苏格兰威士忌产业有功的个人。
  4. 激励大众媒体对苏格兰威士忌采更有利以及更正面的报导。
  5. 团结苏格兰威士忌产业的各方领域并增进其归属感。

从以上 5 项目标可看出,The Keepers of the Quaich 是个纯粹商业导向的组织,其成立的宗旨无非是提升苏格兰威士忌的销售量,让产业更为壮大。为了达到这个目的,针对有功人员给予鼓励是个直接有效的好办法,所以每年春秋两季,各由组织内的酒厂、公司举荐最多 50 人成为终身会员,并经由晚宴进入这个大家庭,让会员因此产生荣誉感及归属感,同时汇聚所有会员的向心力。

至于哪些有功人员才能获得举荐?除了必须在苏格兰威士忌相关行业累积 7 年(2018年前为5年)资历之外, 考虑产业链下环环相扣、缺一不可的特性,无论是生产、营销、业务或媒体教育等各方领域的个人均有同等资格,甚至在 2018 年秋季,这份荣誉颁予了从事不起眼,但攸关威士忌质量的软木塞主要供货商。 这便是为什么那些大师们不汲汲于成为 Keeper 的原因,他们早已经在这个大家庭内,休戚与共,荣辱与共,不会因多了一个头衔而倍增荣耀,也不会因少了这个头衔而抬不起头,事实上,他们平时所获得的尊崇远远超过头衔。

但是在华人社会里,由于一般大众对于 Keeper 组织不甚明了,尊之如神坛般的崇拜,所以 Keeper 头衔成为有力的利基,可用来拓展名声和业务,也因此成为走跳江湖必须争取之物。

但酒友们千万不要把我的意思弄拧了,以为商业导向的 Keeper 不值得尊重。在任何一个产业中,每个环节都同等重要,假若一开始的产品不好,空有厉害的营销业务终究会让消费者看破手脚;反之,假若产品够好,但缺乏营销推广及业务能力,那么也卖不进消费者的口袋;至于正确的观念和知识,则有赖品牌大使和媒体作家的推广。

只不过在某些酒友的观念里,总以为 Keeper 必定热爱且熟知苏格兰威士忌的一切,而某些钻研至深的专家达人,也以为凭借着知识能力足以成为 Keeper 大家庭的一员,殊不知懂不懂、爱不爱威士忌与能不能成为 Keeper 并无绝对关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