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士忌资讯| 威士忌消息|印度威士忌|印度格罗夫纳威士忌|印度人开外挂喝威士忌世界第一| 威迷必识三大品牌

早前跟大家说过苏格兰威士忌于去年的出口量大跌,及后有市场报告指出,苏格兰威士忌十大市场中去年排第三位的印度今年消失于榜单,原因虽然尚未明了,但的确印度威士忌近年愈来愈火热,成为不能忽略的存在,印度人热爱威士忌的程度可谓是世界第一,如果他们不选择苏威,可能就是沉溺于本土品牌之上了,如果威迷们未尝过,就绝对值得一试。

图片来源:Unsplash

圣经加持

印度威士忌之盛名,其实不只是这一两年的事,当然由「威士忌圣经 2021」《Jim Murray’s Whisky Bible 2021》所掀起的风波,更加令印度威士忌一时声名大噪。话说本来一瓶印度Paul John Mithuna荣获「年度最佳威士忌」第三位,Jim Murray「生动」地将之形容为「做完爱的感觉」,旋即引起争议及业界「割席」⋯⋯其实此作的哥哥Paul John Kanya在2018年就得到过「亚洲最佳威士忌」,同为印度威士忌,著名的Amrut Fusion早在2010年就已经以97/100之姿位列「世界威士忌」第三名。其实不论日威、台威还是印威,受到过圣经加持都一定风靡全球,无他的,威迷总是乐见新事物。

《2021年威士忌圣经》中「年度最佳威士忌」第三位来自印度酒厂Paul John,Jim Murray更用上做完爱的感觉来形容,随即就受到业界的抨击,Jim Murray指出他也不会因此而屈服。(图片来源:Jim Murray’s Whisky Bible)

每两瓶威士忌出产就有一瓶被印度人喝掉

印度是世界第一的威士忌消耗国,印度人平均每年消耗15亿公升的威士忌,紧随其后的美国人只有它的三分一。以全球销量来计算,印度的Officer’s Choice也是第一,在2018年头四位都是印度牌子,分别还有McDowell’s No.1、Imperial Blue以及Royal Stag。只不过,它们都不是单一麦芽威士忌,在印度酿造单一麦芽威士忌的只有三家酒厂:Amrut、Paul John、还有Rampur。主要原因是,印度本身并不盛产麦,要在印度北部才找到,所以原料和运输都是困难。

(图片来源:Amrut)

三大品牌——Amrut

Amrut出产印度首瓶单一麦芽威士忌,以前印度人的「威士忌」充其量只能称为蒸馏烈酒,因为主要以甘蔗作为原材料,而且印度粮食供应长期不足,谷物大多用来充饥又怎会用来酿酒?直到Amrut的老板Neelakanta Jagdale于2004年来到苏格兰发布新酒,以苏格兰的传统方法酿制威士忌,利用泥煤烘烤麦芽,并采用铜壶进行二次蒸馏,甚至如苏格兰最低要求般在木桶中陈年最少三年,酒厂所在地高温而湿度低,Angel’s Share每年高达12%,差不多是苏格兰的六倍,所以年份低却能酿出丰富浓郁的口感。

「协会酒」134.1及134.2(图片来源:scotchmaltwhisky)

Paul John

另一个受圣经加持的Paul John成立于1996年,原来正是受到Amrut的启发才酿造单一麦芽威士忌并于2012年发布首作,同样采用传统苏格兰酿法,当地的Angel’s Share亦有8至10%,陈年速度也快苏格兰三四倍。除了以上介绍的两款得奖作,Paul John也曾在Wizard of Whisky Award获奖,去年亦赢得最佳印度单一麦芽威士忌奖项,连苏格兰麦芽威士忌协会也为它推出IB酒款,成为著名的「协会酒」之一员,编号为「134.1」及「134.2」。

(图片来源:Rampur)

Rampur

三家单一麦芽威士忌酒厂中最年轻的就是Rampur,位于盛产大麦的印度北部、喜马拉雅山脚之下,虽然2016年才有单一麦芽威士忌,但早在1943年就设厂,酿造烈酒的历史非常深厚。得奖作方面就有2016年推出的「Select」曾获San Francisco World Spirits Competition Double Gold Medal等多个奖项,此外的PX Sherry桶及Double Cask都非常值得一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