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的威士忌值得收藏吗?哪些威士忌值得收藏?台湾金车噶玛兰威士忌兴起?台湾威士忌从寂寂无名到屡获国际殊荣 凭什么媲美苏格兰老酒?

台湾不只喝威士忌,也酿造威士忌。自2002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开放民营酒厂以来,台湾于2005年迎来第一座威士忌酒厂「金车噶玛兰(Kavalan)」,台湾菸酒则晚噶玛兰3年将南投酒厂转型为专门的威士忌厂,出产「OMAR威士忌」。

相较于动辄上百年历史的国外酒厂,发展历程仅15年的台湾威士忌却在近10年屡屡在全球赛事拿下奖牌,「捷报!金车噶玛兰勇夺最佳单一麦芽威士忌!」、「OMAR威士忌奖项拿到手软」等好消息接连不断。当《食力》专访金车噶玛兰品牌大使蔡欣嬑时,她更兴奋地宣布噶玛兰已累积470面金牌、特金牌或双金牌;另一边,OMAR光在2020年也已经夺下近30面奖牌,累计收到上百项肯定。

台湾威士忌迎头赶上苏格兰等大国,成为国际赛事常胜军的秘诀到底是什麽?可以从这两大酒厂的酿酒技术、台湾的气候条件、各大赛事的评比方式与品牌策略来一窥一二。

酿酒工艺:袭自苏格兰 ,因地制宜打造出台湾特色!

无论是金车噶玛兰或台湾菸酒南投酒厂,其酿酒工艺其实都承袭自苏格兰。「金车集团李添财董事长决定要做威士忌酒厂之后,邀集了建筑师、科学研究员等领域的人才组成团队,送到苏格兰、日本等知名酒厂考察,看他们是怎麽运营酒厂、设备又是怎麽样。」蔡欣嬑分享到,不过李添财也从日本过去刚开始盖酒厂时的失败经验观察到,若完全移植苏格兰的一套作法,不考虑当地的水质、气候等打造生产参数,是难以酿造出高品质威士忌的。

「因此李董广发英雄帖,邀请了许多苏格兰的专家,希望他们能来台湾考察,并且协助我们设定专门的参数来製作噶玛兰威士忌。」蔡欣嬑说,最后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被誉为「威士忌界的爱因斯坦」的Jim Swan博士担任噶玛兰首席顾问。

蔡欣嬑分享道,Jim Swan一开始连台湾在哪都不知道,但是回家研究台湾气候资料后,发现台湾虽然气温比苏格兰高10~15度,但一年四季的温度波形与苏格兰相似。此外,噶玛兰酒厂要落址在宜兰员山,当地湿度与苏格兰艾拉岛相似,「这给了他很大的信心,大致上还是可以参考苏格兰的作法,只需要针对温差做改变。」Jim Swan的加入,是让噶玛兰能顺利启航的最大关键,他实际参与原料的採购、麦芽磨碎的粗细程度、糖化或发酵的温度、蒸馏的流速等大大小小的环节,协助噶玛兰打造出台湾第一瓶本土威士忌。

台湾菸酒的OMAR威士忌也奠定在苏格兰工艺之上。「台湾菸酒公司从民国70年代左右开始引进威士忌,再做成调和威士忌贩售。后来渐渐地因为国际村的交流,越来越多台湾人喜欢所谓的单一麦芽威士忌。」台湾菸酒董事长丁彦哲表示,观察到此趋势,2008年时南投酒厂的林厂长远赴苏格兰研习道地的生产技术,并带回南投酒厂使用原先水果酒的蒸馏设备,逐步地建置出单一麦芽威士忌的生产线。

为什麽会选定南投酒厂作为威士忌的生产基地?丁彦哲解释,南投位于中央山脉,其伏流水质特别适合酿酒。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南投酒厂有产水果酒,「如果完全採用传统方式生产威士忌,国外很多酒厂都有百年历史,一个2008年才投入的酒厂很难比得过,也做不出自己的特色。」为了与竞品差异化,南投酒厂会将威士忌放入水果酒桶中,让威士忌吸取桶中天然的柳丁、梅子、荔枝等水果风味,成功做出有独特风味桶的OMAR威士忌。

气候:温度献上最佳助攻!熟成速度更快

「台湾的气候相对于苏格兰比较炎热,」丁彦哲说到,「因此熟成威士忌的过程中,蒸发的速度快得很多。」据了解,苏格兰与爱尔兰的威士忌蒸发损失率约2~3%,湿热的台湾却可以达到5~10%。不过丁彦哲表示也因为这个缘故,威士忌的酒体能在更短的时间内扎实地凝聚在一起,熟成速度更快。《酒讯杂志》社长吴志彦也指出,台湾的气候条件让威士忌只需要熟成3~4年,便可以製作出相当于苏格兰12年酒龄以上的威士忌。

台湾威士忌受气候影响,也受限于酒厂本身的存放空间不足,目前几乎都是不标示酒龄的「无年份威士忌」,这也让许多拥有「威士忌酒龄高才是好酒」迷思的人对其品质感到质疑。

不过,蔡欣嬑引述Jim Swan过去的教导:「一颗苹果不是等它掉下来、烂了才吃,你一定是等它最美时摘下来品嚐。」虽然台湾本土威士忌的熟成速度相对快,但以噶玛兰来说,基本上还是取用基本酒龄为4年以上的酒,并搭配科学仪器定期检验,找出每一桶酒最适合装瓶的黄金时间。此外,经过酒龄化学检测后发现,自家的酒确实都具有很多老酒该有的特质。说明: 當時OMAR威士忌根本還沒有任何收益,但無論出國參賽或參展也好,都在為這個品牌打基礎。(omarwhisky官網)

当时OMAR威士忌根本还没有任何收益,但无论出国参赛或参展也好,都在为这个品牌打基础。(omarwhisky官网)

比赛方式:「盲饮」评分让台湾威士忌更有机会靠风味取胜

谈及金车噶玛兰与OMAR为何能在国际赛事得奖无数,吴志彦直说「这个问题,只有评审才知道。」这句话指的是,无论是「国际葡萄酒与烈酒大赛(IWSC)」、「国际烈酒竞赛(ISC)」、「美国旧金山世界烈酒竞赛(SWSC」、「世界威士忌竞赛 ( WWA) 」、「麦芽狂人大奖(MMA)」或相对年轻的「国际威士忌竞赛(IWC)」、「苏格兰威士忌大奖(SWA)」、「东京威士忌及烈酒竞赛(TWSC)」、「国际烈酒评鑑(IRS)」等等,其评审都由威士忌权威与专家组成,并採用「盲饮」方式决定奖牌,因此基本上都是公平的,有些比赛更会公开透明得公布每位评审针对每款酒款的评分。

在盲饮的基准下,台湾威士忌虽然发展最晚,酒龄也比不上国外酒厂,但仍能靠实际品饮的香气、口感、尾韵等在评审的舌尖脱颖而出。蔡欣嬑笑著分享,有些评审可能盲测后认为有30年以上的酒龄,结果打开才发现是金车噶玛兰威士忌,证明台湾威士忌的酒龄虽短,但与苏格兰、爱尔兰、美国、加拿大与日本五大产区相比,仍能生产出高品质的威士忌。

著有《威士忌学》等书、台湾单一麦芽威士忌品酒研究社第三任理事长邱德夫则表示,「烈酒竞赛通常是很短期的,两三天就要喝个几百款酒,然后就要算出成绩。这种很快速、密集的赛制,什麽样的酒能吸引评审的注意?就是风味非常强烈的酒。需要花时间慢慢品味的,基本上就会被忽略掉。所以,台湾威士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脱颖而出。」

品牌策略:比赛夺奖,当然也是「行销」的一环!

「除了MMA以外,所有的竞赛都必须缴交报名费,费用从139英镑/款(IWSC)到500美金/款(IRS)不等。」邱德夫在《酒徒之书》中如此写到,「从报名、颁奖、媒体披露到标章、贴纸的贩售都牵扯费用,也都充满商业气息。」由此可见,金车噶玛兰与OMAR之所以能夺奖无数,当然也建立在他们每年都投入不小的预算参加各大赛事,争取夺奖机会的前提下。

「2014年OMAR上市的第一款威士忌就有送出国外参赛。」丁彦哲分享,当时OMAR威士忌根本还没有任何收益,但无论出国参赛或参展也好,都在为这个品牌打基础。「比赛有世界各国酒厂提供的酒款,评审也是专业的,经过评比才能避免我们闭门造车,自己说自己好喝。」丁彦哲说到,「拿到奖牌对产品而言也是加分,让消费者接触到产品以前就有信心,在行销上有加成的效果。」

台湾威士忌已与苏格兰威士忌平起平坐

由于台湾威士忌得奖无数,吴志彦认为「噶玛兰威士忌在本质上已经跟苏格兰威士忌平起平坐,接下来就是看它如何继续行销而已。」拿到众多国际赛事肯定的金车噶玛兰目前以国内6:国外4的销售比例稳定成长,噶玛兰威士忌也外销至中国、美国、法国等许多国家。台湾烟酒的OMAR威士忌目前整体销售情况则是国内7:国外3,法国是其最大外销国家。

台湾第一位获得「苏格兰双耳酒杯协会(The Keepers of the Quaich)」提名成为「Master Keeper」,有「台湾酒界教父」之稱的尚格酒業董事長奚大寧表示,「做酒这种东西绝对不能操之过急,要一步一步很扎实地先让人家认同,每一件工作、每一个细节都做对,自然而然会被注意到。」他說尽管国内威士忌品牌相对于国外品牌,可能行销资源较少,但这也让台湾威士忌不至沦为大品牌打行销战的追随者,反而能开拓出自己的路。在金车KAVALAN、OMAR威士忌的领头下,台湾威士忌在国际已经打开知名度,稳扎稳打拓展市场之余,也让世界看见这全新的「台湾之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