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士忌入门】一些总见过的形容词Silky、Earthy是甚么意思?威士忌中丝滑、泥土风味口感是什么?

品尝威士忌很难吗?常常听到别人品尝出很多味道,难道要去训练一下舌头?首先,其实舌头能品尝到的味道只有几种,而往往变化万千的味道都是由嗅觉去感受出来,不相信的话,找个机会在鼻塞的时候品酒就知道了。而且,威士忌的味道并非要经受训练才知道的,这些味道我们都品尝到,或者只是不懂得如何去形容,或不知道所属的词语而已。

威士忌其實有很多來自大自然的味道(圖片來源:Unsplash@kylepasalskyj)


首当其冲的,当然是常说的「醇」,「醇」和顺滑,指的其实非味道而是口感,口感关乎于酒的质感以及重量。如果照字面解,醇岂不是质量很高,那么孖蒸、三蒸、三次蒸馏的爱尔兰威士忌岂不是最醇?其实威士忌厂所用的铜制蒸馏器,的确会把酒的杂质在蒸馏过程中吸附在铜的表面,而令酒体变得更纯净。

別以為有掛杯(tears/legs)就代表是好的威士忌,其實以它的酒精濃度,有掛杯是正常不過的事(圖片來源:Unsplash@natalieparham)


此外,不论所有酒,都很忌淡如水,其实就是水的比例太高,而舌头就可以分辨到酒体的重量,以及酒体的质感,有些如丝般顺滑又细致的可以用「Silky」来形容,而顺滑又浓稠的又有「Creamy」。大多的调和式威士忌除了顾及多元的味道,也会用上Creamy的酒作为基酒带来良好的口感。还有另一个常见的字「Oily」,即是相类似的油质口感,而大多都附带着脂类甜美的味道,脂类是威士忌的芳香来源,木桶本身就蕴含着。

艾雷島有一酒廠Bowmore擅於釀造雪莉桶泥煤威士忌。雪莉桶有時帶有硫磺味,很容易被泥煤味突顯出來,所以要釀得好都花一番功夫(圖片來源:islay.com)


至于另一个常常令人不解的「矿物味」(Sulphury),其实更常见于葡萄酒中(Mineral),主要是来自不同的土壤特质所赋予的味道,而很多带有微妙的咸味。至于对于威士忌而言,麦由种植到发酵、蒸馏的过程中,土壤的影响相对少,当中的矿物味很多就来自于陈年的环境,如海边的海风,甚至可能是烘烤木桶、烘麦、发酵时蛋白质转化为硫化物等,威士忌的矿物味指的都是「奇怪」的味道,例如橡胶味、火柴味、硫磺味。有些雪莉桶威士忌特别强烈,是因为二氧化硫是广泛用来作为葡萄酒的防腐剂,最后残留在木桶内。

(圖片來源:Unsplash@blcksdz)


有一个令人觉得不会使用来形容酒,但却不难见到的就是「Crispy」,即是爽脆感,其实是一个抽象但不失为一针见血的形容,说到「爽」这个字大家都会想像到与酸度有关,清爽的酒大多酸度较高,而对于威士忌又很少会觉得酸,不过却会常品尝到柠檬的气息,这类清爽干脆的就会这样形容。

(圖片來源:Unsplash@ottink)


最后,又有一个令人费解的「Earthy」,正如形容时装的Earth Tone,也不一定只是泥黄色,可以是深啡、军绿、灰色所组成,联想一下大自然中的元素,就会想到泥土、石头的矿物味;青草、森林的青涩或雨后的味道;又有菇菌类、山火后的烟灰等相对奇怪的味道。其实形容威士忌没有一个定论,当然可以有系统,可以利用酒鼻子去帮助和训练,但它们其实都是来自于生活上的经验,如果你能找到一个非常合适的方法去形容也绝无不可,总之要大胆尝试,勇于想像,岂不是威士忌作为最复杂的酒类的引人入胜之处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