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精酿啤酒的误区,农舍山雪茄城延龄草...大牌们最近出了什么酒


2020年已经过半,一场疫情把精酿社群前进的步伐拖慢了下来。

有人说封锁和停业给了大家静心思考的机会——先别提钱都没了咋静心,事实上,酿酒师们的确会有更多的时间投入到酿酒工作中。

言简意赅,我们今天来看看疫情下这些大牌酒厂“静心”下的最新精酿。




雪茄城 本伍德 浑浊双倍IPA
Cigar city 
The Benwood Hazy Double IPA 

这款刚刚公布包装的雪茄城浑浊双倍IPA即将上市。


根据酒标上的信息,本伍德浑浊双倍IPA是为了致敬同名沉船本伍德号

本伍德号是1910年在英格兰打造的运输船,长344ft,排水量4000吨。1942年4月9日晚上,本伍德号运输一船磷矿石从Florida西岸的Tampa到大西洋西北角的加拿大Halifax,然后再回到英格兰Liverpool

The Benwood [1910-1942] 
[Photo courtesy Raul Maya, William Schell collection.]

在经过Florida Keys东岸的时候,为了避免成为当时德国潜艇的攻击目标,本伍德关闭了船上的灯光。与此同时,另一艘美国运输船Robert C. Tuttle也在相同的海域里航行,同样也关闭了灯光来躲开德国潜艇。当这两艘大船看见对方的时候,已经太晚。

本伍德右舷破损,造成了大量的漏水并引起火灾;祸不单行,德国潜艇发现它并砸了两个鱼雷。


现在的本伍德安静躺在海底,并成为自然保护区的一部分。

躺在酒桌上的本伍德在酿造过程中干投了大量莫图伊卡(Motueka)银河(Galaxy)地层(Strata)和马赛克(Mosaic)啤酒花,拥有迷人且层次丰富的独特风味。




农舍山 自力更生:德式卡斯卡特 IPA
Hill Farmstead 
Self-Reliance: German Cascade IPA

“爱与生俱来、深厚宽广、生生不息又完全无法被消灭。”爱默生的经典名著《自立》是农舍山这一精酿系列的渊源所在。


这一文豪的观点激发并迫使农舍山不断反思、审视和完善自身的产品。从农舍山对独特啤酒花的不懈追求,到他们对所有啤酒中优雅特质的个性化表达,爱默生“坚持自己,永不模仿”的观点为其提供了自我探索、表现和实践的动力。


“自力更生”是农舍山为钻研与展示啤酒花特点而设的精酿系列,而新品德式卡斯卡特IPA在酿造过程中干投了大量德国卡斯卡特啤酒花,并在Puncheons桶中陈酿5个月。




延龄草 新英格兰人度假 IPA
Trillium New Englander's Staycation IPA

即使是最宅的新英格兰人,经过漫长冬日和疫情,也愿意去度个假。

随着气温上升,期待已久的夏天到来,一般大家会计划各种旅游。


但今年,大家只能停留在原地。好消息是不用出门,放松自己,让延龄草的新酒把我们带到阳光照耀之地。

新英格兰人度假采用了令人难以置信的萨布罗啤酒花,有着浓郁的菠萝和柑橘特点;酒液散发出一种柔和朦胧的蜜黄色,像混合了橘子和热带水果的椰子汁。


菠萝花蜜、椰子汁、橙汁糅合而成的芳香在舌尖舞动。新英格兰人度假是延龄草IPAs产品系列的一个充满活力的补充。




创始者 母舰 底特律 双倍IPA
Founders MOTHERSHIP 
Detroit Double IPA

母舰是创始者团队极度喜爱的超级限量系列,只能在创始者的Taproom里享用。

这个系列从2018年初开始,迄今为止,母舰系列在当地收获无限好评,并拥有RED'S RYE IPA、SLEEPER CELL、MF DONKEY STOUT、PANTHER CUB、BARREL-AGED IMPERIAL STOUT、CERISE、MUCHO LUPU、PALE JOE、OKTOBERFEST、FRENCH TOAST BASTARD十款好酒。

疫情没有打乱创始者创造的节奏,在隔离期间,他们研发了DEVIL DANCER和今天为大家介绍的底特律双倍IPA。


这款双倍IPA本是专为底特律的粉丝酿造,但在今年这段“断交”般的日子里,酿酒师们提高了它的高度——水晶(Crystal)马格努南(Magnum)啤酒花给予了它一种干净、微苦的口感;马赛克(Mosaic)和 西姆科(Simcoe)则带来松脂、柑橘与其他新鲜水果的香气,让底特律犹如一颗爆炸的跳跳糖一样耀眼。



可惜的是,短时间内我们全都喝不到;
感慨的是,IPA原来真的是精酿王道。

本文并非商用,图片来源于网络
如有不妥请联系平台删除


手机打开